Skip to main content
 爱妙招 » 心理调节

“星星孩”——“阿斯伯格综合征”学生的教育策略

  原标题:“星星孩”——“阿斯伯格综合征”学生的教育策略

  才开学一个月,我的耳朵里就塞满了同学、老师对他的种种投诉:上课随意离开座位到室外玩耍;不会察言观色,好像总在与人作对,同学反感、讨厌他,粗鲁地拒绝他翻动书包、笔盒,他却浑然不觉;他不会表达自己的内心,表现出极强的报复心——我对他一点儿小小的批评,过后他都会用刻薄的话语骂我,会在最显眼的地方写上难听的字句羞辱我……已经升入初中的他,行为表现与年龄完全不符。

  直觉告诉我,这可能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,我迫切想知道问题的根源。

  1

  问题诊断:“阿斯伯格综合症”的主要特征

  面对孩子不同寻常的表现,我决定家访,向家长了解情况。

  孩子妈妈告诉我,孩子在三甲医院被诊断为“阿斯伯格综合症”,也叫孤独症,是一种心理疾病。家里有这样一个孩子,家长耗费的精力超出常人。“难怪孩子妈妈如此瘦弱苍老。”我心里默默感叹。

  交谈中,我能听出家长非常害怕孩子失去上学的机会,当我问家长对老师有什么要求时,孩子妈妈受宠若惊又战战兢兢地说“他能顺利完成初中的学业就很好了”,没向我提出半点特殊要求。

  家访后,我又查阅大量资料,得知“阿斯伯格综合症”又被称为“阿斯伯格紊乱”,是一种神经发展障碍,是“没有智能障碍的自闭症”,其重要特征是社交困难,伴随着兴趣狭隘及重复特定行为,但相较于其他泛自闭症障碍,仍相对保有语言及认知发展,致病原因目前不清。

  这样的孩子,因为人际交往出现障碍,又不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感受,一般人很难理解其怪异的思维及行为,因此他们只能孤独地生活在自己理解、想象的世界里,像天空中孤独的星星,所以他们又被称为“星星孩”。

  我咨询心理医生,求教该怎样帮助这样的孩子。医生告诉我,“阿斯伯格综合征”的总体治疗目标是管理患者的不良症状,改善、增强其人际交流技能,改善其刻板行为;教育训练其获得与年龄相符的社交技能,以弥补患者发育过程中未曾自然获得的技能。

  就这样,我初步了解了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,并有了教育引导他的方向和目标。

  2

  分析思考:“星星孩”不能离开班集体

  首先,“星星孩”不能离开班集体,这是法律制度和教师职责对我提出的双重要求。孩子尚未成年,他有权接受义务教育,而我国目前还没有专门针对这类孩子的特殊学校。

  我虽然不是特教教师,但是面对无辜的孩子,我必须担起这份责任,这也意味着我担付起了孩子改变的可能,甚至是影响孩子一生的可能。

  其次,教育引导“星星孩”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成长的机会,能够锻炼、磨练我的责任心、细心、耐心、恒心和慧心。孩子在集体里,不脱离人群,就像鱼儿有了水,这更有利于孩子改善提高交际技能,弥补其发育过程中未曾自然获得的技能,有利于孩子成长。

  但是因为“星星孩”的存在而使老师、学生受影响、有意见,这是肯定的,相应的,各种荣誉的评比也会受到影响。但正因为有老师、学生的督促,有荣誉评比的要求,我才能想方设法积极矫正孩子的不良行为,使其在充满正气与正能量的班风中改变。虽然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劳碌奔波,会费很多口舌,甚至遭遇误解委屈,但这正是促使我不断成长的机会。

  3

  教育策略:宽容友爱,引导矫正

  1让“星星孩”明白大是大非

  我们必须让“星星孩”明白学校与社会都必须遵守的基本规则,例如遵纪守法,遵守《中学生行为守则》《学校管理细则》,不迟到,不破坏公物,按要求参加学校的例行活动等,这些都是必须的,也是培养“星星孩”获得与年龄相符的成长阅历和成长技能必须达到的要求。

  于是,我给他布置了抄写《学校管理细则》的作业训练;当他弄坏公物时我要求照价赔偿;当他拿了别人的东西,我一定带着他去归还并道歉;如果他打骂老师,我一定带他向老师认错并鞠躬道歉。

  我带他去道歉的程序一般是这样的:

  我带着他来到老师面前,看着他并启发说:“叫×老师好!”

  “星星孩”就学着我打招呼:“×老师好!”

  我说:“对不起,×老师,我错了。”

  “星星孩”就学着我说:“对不起,×老师,我错了!”

  我启发引导“星星孩”,教他向老师说明错误的原因,后果的严重性,然后向老师鞠躬道歉,他一一照做。最后我说:“跟老师握握手。”开始他有些胆怯,我就拉着他的手放到老师的手心里握在一起。

  我用这样固定不变的程序,带着他去向被冒犯的门卫、清洁工、老师、领导一一赔礼道歉,教他与人交往以及处理问题的正确方法。

  慢慢的,开始有老师对“星星孩”提出表扬了。孩子的母亲反映说:“今年春节,一大家子人吃饭,所有亲戚都夸孩子懂事了,有礼貌了,做错事会说‘对不起’了,还会鞠躬了。”她的话语里充满了欣慰和幸福。

  “星星孩”的问题具有反复性,他的每一个小小的进步都是反复训练的结果,过程比较长。

  我的教育体会是,遇到“星星孩”犯错,不要急着向家长告状。“星星孩”的家长精神压力很大,害怕孩子犯这样那样的错,神经时刻紧绷着,老师如果带着情绪去反映问题,会使他们精神上不堪重负,甚至情绪崩溃、失控痛哭,无益于问题的解决。

  我想,待老师情绪“降温”后再心平气和地告知家长,并与家长保持有建设性的沟通,这样会更好。

  2争取科任教师的支持

  我向各科任老师解释“星星孩”的情况,请他们同情理解“星星孩”的不同,要求科任老师尽量给“星星孩”布置他感兴趣的作业并督促完成,但在成绩上不施压,多表扬,少批评甚至不批评,培养他的自信心;鼓励老师多与“星星孩”交流对话,帮助“星星孩”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。

  感谢这些可亲可敬的科任老师,他们给了“星星孩”最大的支持和鼓励,以下是“星星孩”与老师交流的片段。

  片段1

  “徐健老师,我看到你们旧房改造的图纸了。”“星星孩”如获至宝地找到徐老师,而且直呼其名。

  徐老师开怀大笑:“说说你的发现。”

  “徐健老师,你有资格选房的话,准备选哪一层楼?”“星星孩”没有回应老师的提议,反而问起选房的事。

  “我选九层。”接着徐老师从中国文化“九”的含义,从健康因素、大气环境、经济收入、电梯运行时间、物业管理等方方面面,认真地向“星星孩”解释自己的观点。

  “徐健老师,你是怎么学好历史的?”“星星孩”又改变了话题。

  徐老师有板有眼地给他讲解怎样学好历史。这当中随着孩子提出的问题,徐老师有时给他画历史时间轴,有时比划着中国陶瓷,一会儿讲古罗马,一会儿讲三国。

  徐老师从不把这个孩子当“阿斯伯格综合症”患者,永远不在乎他提出的问题是否有意义,永远有问必答,永远是那么真诚而耐心!

  有一天,我听到“星星孩”的妈妈惊叹孩子知道的信息如此之多。

  片段2

  “左手拿烧杯,右手拿纸片这样隔一下,然后轻轻地拿出水面。”这是身怀六甲的黄捷梅老师专门给“星星孩”做示范,指点他做隔离氧气取水的实验操作。

  “你试着来一遍。”“星星孩”毛手毛脚的。我在一旁看着,心想,难怪他对通过全市的理化实验操作考试没信心,原来他根本不会做。

  “对了,你很聪明,重复几遍,你就做得很好了!”黄老师柔和的声调里,饱含鼓励和信任。

  “盒子里的砝码,要用镊子去取,不能用手去拿。”黄老师纠正着“星星孩”的动作,一步步指导,陪他练习所有的化学实验操作。

  实验结束后,我说“谢谢黄老师!黄老师,您辛苦了!”结果“星星孩”学着我的话,大声说:“谢谢黄老师!黄老师,您辛苦了!”说完还给黄老师来了个90度的鞠躬。

  又有一天,“星星孩”的妈妈告诉我,孩子学会赞美别人了!还说“从来没听孩子赞美过那么多的老师”,话语里充满激动。

  再后来,“星星孩”顺利通过全市理化实验操作考试。

  3调动家长积极配合学校

  活动是培养孩子集体荣誉感最好的方式,所以,要培养“星星孩”对集体的荣誉感,就不能让他缺席集体活动。

  我和“星星孩”的妈妈在QQ中建立朋友关系,我把学校的通知要求、活动安排等拍照发给她,给她特别留言,使其了解、配合学校要求,并以“特聘校外辅导员”的名义请她参加学校里的大型活动,共同帮助“星星孩”融入集体。

  记得第一次歌咏比赛彩排,“星星孩”管不住自己,站在台上东张西望,不断扭动着身子。我想了一个办法,让他妈妈站在某个隐蔽的高处,让“星星孩”盯着妈妈动嘴不动身地演唱。

  正式比赛、决赛时, “星星孩”的妈妈站在一张木凳上,双手高举着一个平板电脑为孩子录像。孩子的目光紧紧盯着妈妈手上的电脑,双手紧贴裤线,整个演唱过程,他一下都没有扭动身子!

  节目结束后,妈妈拿出平板电脑播放刚录的视频,所有老师和同学都感动了,全班为他热烈鼓掌!当学校宣布我班获得歌咏比赛一等奖时,大家欢呼雀跃,他也高兴地和同学击掌庆祝。

  他妈妈自豪地夸奖他说:“你一动没动,同学也没动,整场台风、精神面貌特别好,班级荣誉有你一份光荣!”孩子躲在妈妈身后,显得很不好意思。

  就这样,“星星孩”三年里没有缺席过学校任何一次活动,班里也从没有因为担心扣分而不让他参加活动。

  4尽量不使用行政手段

  我们使用行政手段纠正学生错误,目的是使学生从主观上对错误有正确的认知,从而达到教育转化的目的。行政手段针对的是正常的学生所犯的主观错误,而“星星孩”由于主观上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,做事不计后果,又不善表达内心所思所想,且其思维方式与常人迥异,所以,我们认为使用行政手段纠正“星星孩”的错误行为是不公平的。

  事实上,对“星星孩”使用行政手段,既达不到纠正其错误的目的,也改变不了其刻板的行为,更无法助其获得与人交往的技能,相反还会使他更加丧失交往的自信心,强化其交往恐惧,加重其交往障碍,失去教育意义。

  感谢学校领导,他们对“星星孩”的教育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和最大的宽容,没有对“星星孩”的错误行为采取过任何行政处分。

  5让“星星孩”生活在有爱的集体中

  有爱的集体能给“星星孩”温暖,能更好地帮助他弥补先天发育的不足。我找来中央电视台新闻栏目有关自闭症的节目视频,让学生了解、认识自闭症,唤起他们对“星星孩”的同情之心与爱护之情。

  当看到“星星孩”五岁甚至七岁才认识妈妈、才会叫“妈妈”时,教室里安静极了;当看到母亲因孩子会叫妈妈而激动得哭泣时,教室里也响起了哭泣声;当主持人说“该病无药可治”时,学生们发出惋惜的叹息声;当主持人说“用关爱友善的交流,可以使自闭症患者早日认识生活、认识群体,提高交往能力”时,我听到班里传出希望的欣慰之声。

  从此,学校发的书本、学习资料,总有人把它们码得整整齐齐地放在“星星孩”的抽屉里;学校发的通知,一定有同学提醒“星星孩”带回家。

  我要求全班同学轮流与“星星孩”结对子——全班每周轮流换座位,凡与他同桌的就是对子,结对子的同学必须与他说话交流,和他交朋友。班级每月给予结对子同学一次奖励。

  此外,我与全班学生约定“三要”“三不要”:一是都要关爱“星星孩”,不要嘲笑歧视他;二是都要保护“星星孩”,不要打击报复他;三是合作学习要有“星星孩”,不要挑肥拣瘦排除他(合作小组也实行轮换制,“星星孩”所在的小组起点高出其他组10分)。

  一天,“星星孩”妈妈打来电话向我报喜,说班上一个叫覃欧戈的孩子,拿着自己的羽毛球拍请“星星孩”打球,孩子有玩伴了!她还对我说,孩子学会用“善良”这个词来形容他的同学了,她感到莫大的幸福。

  就这样,“星星孩”所在的全校人数最多的这个班里,三年里没有发生过一起殴打欺辱“星星孩”的事情,全班同学都亲昵地称他为“小弟弟”,话语里带着呵护;班集体连续三年被评为学校“先进文明班”;2017年3月,我班还获得了由市教育局颁发的2016年度南宁市“先进班集体”奖,这里面既有“星星孩”进步的见证,也有“星星孩”的一份光荣。

  三年,“星星孩”不仅长高了一大截,还完成学业,顺利参加中考升学考试。

  中考最后一天,他站在榕树下,带着笑,静静等待我给他换准考证。那一刻阳光洒落,我的心里满满都是欣慰和祝福:“孩子,祝你顺利升入高一级学校深造,走好今后人生的每一步。”


评论列表暂无评论
发表评论取消回复
微信